av中文无吗日本亚洲欧洲-AV片免费大全在线观看不卡-av导航第一福利网


眼看着弟媳被轮姦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mx25.com

我    33岁

筱君   24岁  弟弟的老婆

良哥   40岁  歹徒

阿威   33岁  歹徒   

小杰   22岁  歹徒

我家位在郊外的树林里,环境相当清幽,

我结婚至今三年了,有一个儿子,而弟弟去年才刚和他老婆筱君完婚



现在我们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,

筱君今年24岁,是个相当清秀、漂亮的女孩。

某个星期六下午,

老婆带着儿子回外婆家玩,弟弟在公司加班,就剩我和弟媳筱君在家



而筱君在她的房里,我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着电视,

[叮咚、叮咚、叮咚、、、]忽然门铃响了,

我:[谁啊]

门外一个年轻人说话:[先生,可不可以跟你借个电话,我车在外面抛

锚了]

我心想在这郊外,附近似乎也没公用电话,所以就不疑有它的开门了



正当我开门的同时,门边站着一个体格肥胖的男子,他亮出了尖刀就

抵在我的脖子上,

肥胖的男子叫做阿威,他开口说:[识相点,进屋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

来]

我:[你,,,你们不要乱来,,,]

另外,又一名年纪稍长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,那似乎是他们的老大

,叫做良哥。

良哥:[我们只要钱,不会伤害你的,把家里的现金都拿出来]

于是进到屋子以后,年轻人小杰押着我到房间里拿现金,

而良哥和阿威坐在客厅里等我们,

我回房里拿了一千块人民币想打发他们,到了客厅以后,

想不到良哥相当震怒,他一拳挥向我,我反应不即便倒地,

良哥:[老子大费周章,就为了你这一千?]

我相当地紧张:[良哥,,,家里真得没钱,,,请你放了我吧]

良哥:[你们两个给我搜,搜到就断了他的手]

接着他们开始翻箱倒柜。

他们发出了巨大的声音,原本在房中的筱君发出了声,[大哥,你在干

嘛啊?怎幺那幺吵?]

筱君好奇地出来查看,

筱君:[啊,,,你们是谁??]

接着,所有人停下了动作,看着眼前动人的女子,

筱君出清纯脱俗的脸庞、散发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,

乌黑柔顺的披肩长髮,展现着女人的婀娜妩媚。

我:[筱君,别出来,快进房报警]

正当筱君转身要进房的同时,良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筱君,

良哥:[想报警?小姑娘,长得挺漂亮的,不如让爷们爽爽好不好?]

我:[啊,,,不要,,,不要碰她,,,不要碰她,,,]

忽然间,小杰拿了根木棒朝我身上打了一下,我跌坐在地上,

小杰:[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,还想救别人]

阿威:[良哥,居然他们家没值钱的,到不如我们分了这个妞儿]

筱君被抓住以后,良哥和阿威将她推回了房间,

良哥:[小妹妹,妳叫什幺名字?]

筱君:[我,,,我叫筱君,,,你们是谁?]

良哥:[外面那是妳什幺人?]

筱君:[他是我老公的哥哥,,,]

良哥:[是嘛,原来是大伯啊,等等我们要轮姦妳,,,谁叫妳老公的

哥哥不老实]

听到这筱君紧张地哭泣:[不要,,,不要啊,,,不要,,,]

良哥:[这不要怪我们,要怪就怪妳大伯了]

筱君:[不要,,,你们要钱的话,我都给你们,,,求你们不要乱来]

良哥:[刚刚给过你们机会,可是妳大伯耍我们]

此时的我还在客厅中,

年轻人小杰正在看管着我,

随即我听见了筱君的哭声:[呜呜呜呜,,,不要啊,,,呜呜呜,,

,不要,,,,]

筱君嘶声裂肺得哭喊着,[不要,,不要,,不要,,,放开我,,,

啊,,,放开我,,,]

看起来房间里的筱君正忍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。

当我听见筱君的叫声时,我心寒了,我开始想,等等这些人会不会杀

了我?

看样子筱君的贞节是一定不保了,可我总该保命吧,

房间持续传来筱君的叫声,

客厅中的我,开始巴结起眼前20来岁的年轻歹徒,

我:[小兄弟,可不可以请你放过我,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人家说,求求

你]

小杰:[放了你,等等我大哥怪罪下来,换我倒楣]

我:[小兄弟,拜託你,留我一条生路,里面的女人你们尽量用,可不

可以放了我]

小杰:[就算不放了你,等等我一样可以操她]

我跪了下来,哀求眼前的年轻歹徒,

我:[你要什幺我都给你,可不可以让我走,,,]

小杰:[你这家伙真是连禽兽也不如,里面的女人不是妳的家人嘛?]

房内持续传来筱君的叫声,

筱君:[啊,,,好痛,,,好痛,,,停下,,,停下啊,,,]

除了筱君的哭叫声外,房间也传来两个男人的嘻笑声,

阿威:[好滑的皮肤啊,真白真漂亮]

良哥:[阿威你看看,这小妞的穴把我的手夹得真紧]

筱君:[住手,,,呜呜呜呜,,,呜呜呜呜,,,]

良哥:[要怪就怪妳出现的不是时候,乖乖待在房里不就没事了]

筱君:[不要这样,我有老公,而且我大伯就在外面,,,求求你放过

我,,,]

阿威:[怎样?怕人看啊?妳愈怕我愈要叫人看]

良哥:[好好满足我们,我们不会伤害妳的]

筱君:[啊,,不要,,我愿意做,,,不要叫我大伯,,,]

阿威面露淫笑的说:[好东西就是该分享,良哥,让她大伯也看看这场

活春宫如何?]

良哥:[好啊,她大伯整我们,我们也整整他]

接着,阿威对着在客厅的我们喊到:[小杰一起进来玩,把外面那男人

也带进来]

小杰将我的手用尼龙绳绑在身后,然后带着我进了房间,

一进房内,我看见筱君已是全身赤裸,表情相当难过,

她在良哥的身子下面拚命挣扎,我这时才体会到什幺叫小女子。

在良哥沉重身躯的压迫下,筱君的挣扎是那样的无奈。

她拚命在保护她最隐秘的地方,一只手拚命抗拒着良哥上面的手对她

乳房的进攻,

一只手拚命阻挡良哥下面的手对她阴道的进攻。

她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,不让良哥的手到达他想到达的地方。

筱君嘴里不住地哀求:[不、不,不要。]

筱君的力量,哪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,阿威抓住了筱君的双手,

良哥两手抓起筱君可爱的小腿,把她们分开,然后一挺腰把大物插进

筱君娇小的身体里。

当筱君的阴道被良哥的大物刺穿时,筱君感到一阵剧痛,

口中难过的叫道:[啊,,,啊,,,]筱君眼中几滴泪水要掉下来了



筱君:[呜呜呜,,,大伯,,,不要看,,,不要看啊,,,]

阿威在一旁两手肆意的摸着筱君的胸部,把她的双乳用力的捏,住内

挤,

挤出深深的乳沟一条,筱君的双乳在阿威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。

良哥插入后开始耕耘着筱君的嫩穴,他享受眼前少妇阴道的气息,

享受大物被充满弹性的阴道包围着的压迫感。

筱君光洁柔嫩的脖子,平滑细嫩的小腹,浑圆修长的大腿,丰挺的肥

臀,

凹凸分明匀称的身材,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,

平时在家虽然都曾经注意过,但从为如此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眼前,

原来我这小弟媳脱光衣服后,是如此诱人。

[啪啪啪啪,,,啪啪啪啪,,,]

[呜呜呜呜,,,呜呜呜呜,,,]

房间内充斥着极为淫乱的肢体碰撞声和女子得哭求声,

我弟弟的老婆—筱君,就在我眼前不到两公尺的地方被外人操着,

而我无能为力,只能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活春宫,真是好一幅美女被

奸图啊!

筱君拚命的反抗,下体忍受着良哥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击。

良哥坚硬的下身不断捅撞在筱君的下腹上,大腿上,会阴上,

整个身躯在筱君身上狂暴的起伏。

我在一旁觉得筱君的骨头会被他压断,碾碎,

因为良哥丝毫不怜香惜玉的猛插她的小穴,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压下,

随着阴茎的肆虐,筱君阴道阻力也越来越小,阴道里也响起了「滋滋

」的水声。

良哥双手撑在床上,卖力地挺动下身,看着筱君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

地抽泣,

一对奶子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,兴奋极了,良哥发狠地抽插,

阴茎坚硬有力,每次插到子宫都让筱君一阵酥麻,筱君耻辱地闭着眼



一头披散的秀髮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,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

秀髮随意披散,

随着良哥的挺动,筱君身体不停地晃动着,秀髮在跳跃的奶子边抛来

抛去,黑白相间,别有情趣,

直看得我眼冒金火,想不到看见自己的弟媳被强姦,竟是如此刺激。

强烈的快感也使我的老二发烫,直挺挺的顶在裤裆上,我的手被他们

给绑住了,

不然想伸手套弄自己的老二。

良哥紧紧压住筱君,开始最后的冲击。

他的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,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,筱君明白良

哥的高潮快到了,

她心里感到悲愤和羞辱,筱君不知道自己该干什幺,只能转过脸去,

任凭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迅猛地耸动,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。

忽然,良哥重重压在筱君身上,筱君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

的子宫里,

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--男人把精液射进了筱君的身体。

[我被强姦了!]筱君痛苦地想,不禁哭了出来,脑子里一片空白,

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,良哥的精液也沿着白嫩的腿根流了下来。

筱君:[呜呜呜,,,为什幺,,,为什幺,,,你们强暴我,,,为

什幺还要弄髒我的身体,,,,,怀孕怎幺办,,,怀孕怎幺办,,

,,,,]

没人理会筱君的哭嚎,阿威似乎也忍不住了,他脱下了自己的内裤,

露出了丑陋的肉棒,呈现在筱君的面前。

筱君:[不要了,,,不要了,,,啊,,,,]

良哥:[阿威,换你爽了,这妞的阴道相当嫩,不戴套感觉最好]

阿威用狗交的姿势搞起筱君,筱君如母狗般双手扶在床上,挺起屁股



屁眼儿与小穴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阿威眼前,他爽极了,毫不犹豫地把

肉棒插了进去,

按着筱君雪白的屁股,身体一前一后的那样挺进挺出,大肉棒快速直

捣充满淫水精液的嫩穴,

阿威:[头儿,这妞的穴可真温暖,又湿又紧,真是极品美穴]

阿威:[喔,,,好爽,,,喔,,,喔,,,好爽,,,]

筱君:[痛啊,,,呜呜呜呜,,,]

筱君的叫声混和着阿威的呻吟、汗水瀰漫在空气中。

阿威把筱君的双手反缚在背后,一只手按着她的胳膊,另一只手按着

她的头,把她按在床上,

用身体压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,

一直看管我的年轻歹徒小杰也受不了刺激了,他脱下了裤子走到了床

上,

小杰:[美女姊姊,也来帮我服务一下]

这小子露出了他的阴茎,走向了筱君,筱君意识到小杰可能要她口交

连忙撇过头,

但小杰把筱君的头强迫压到耸立的肉棒前:[含在嘴里吧,姊姊]

筱君百般不愿的闪避着小杰的阴茎,

小杰出言恐吓她:[假如妳现在不帮我吹出来,等等我就狠狠蹂躏妳的

小穴,并且将精意全射在妳的体内,妳自己想想,这样会比较好嘛?]

筱君认为只有这个方法可以避免肉体的结合,于是把脸靠近耸立的肉

棒,

与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,几乎使筱君昏迷。

就这样,筱君强忍着臭气将小杰的龟头含进了嘴里,

小杰:[喔,,,太美妙了,,,姊姊的嘴巴热热的好棒,,,喔,,

,太好了]

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看着小杰浮出静脉的阴茎,一下又一下得进出我

弟媳筱君